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www.67747.com > 正文阅读

《军事纪实》之《炊事班的故事》脚本

发表日期:2019-06-28 20:31  作者:admin  浏览:

  不是炊事兵,却演绎出了一个炊事班的精彩故事;不是亲兄弟,却结下了一段情同手足的深厚情谊。戏里戏外,堪称黄金搭档的部队演员,创造了一个怎样的荧屏奇迹,打造出一个什么样的和谐集体?《军事纪实》本期(下期、正在)播出《“炊事班”的故事》。

  2007年1月12日,元旦刚过不久,空军电视艺术中心的一个电视剧摄制组就在这里开始了他们的拍摄工作。这栋房子并不是真正的砖瓦结构,只是为拍摄而临时搭建的布景。

  搭起景来的时候我特别高兴,我有一天,还在墙上喷涂料的时候我就过来了,转好几圈,我觉得亲切。

  我觉得现在就像从县剧团忽然到省里剧团的感觉一样,忽然环境大变了,排练场、对词的地方、化妆间,原来都没有。

  其实,对于很多电视观众来说,这个房间里的布置并不陌生。连续五年来,曾在中央电视台及很多省、市电视台热播的电视剧《炊事班的故事》,早已给他们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而今天正是《炊事班的故事》第三部开拍的第三天。

  没想到还能再拍第三部。也就是前段时间,突然决定说拍第三部,可能也是观众要求,要求比较强烈吧,而且我们六个人有这个心愿。

  电视剧《炊事班的故事》以独特的情景喜剧形式而成名,对于剧中的主要演员来说,六年前开拍的日子仍然记忆犹新。

  那时候一直演小品,演了很多小品,突然尚敬导演就说……能不能咱们做一个长的,过个瘾,也弄个好点的,然后他就提供了一个“六人行”,做一个“

  2001年,经过空政话剧团导演尚敬的周密筹划,一个以六名演员为轴心的摄制组成立了。虽然当时军事题材的电视剧作品并不少,但反映普通士兵日常生活的作品却不多见。因此,他们希望以军营中最常见、最普通的炊事班为背景,塑造当代普通军人形象,展现部队生活风采。

  我是那种聪明,贼精,会调动别人,小毛是猴,那种小聪明,帅胡是卖帅,有点文化,老高是那种有点自私,心里面老在算计别人,大周是那种愣愣的,什么都不吝,小姜是憨憨的。

  以前我看部队戏老会有担心,会不认识你,因为都穿一样的衣服,动作都是整齐的,全部差不多,说哪个哪个,这样,但是这个戏你根本不用担心。

  由于角色几乎都是量身定做,演员自身的外在形象与角色或多或少都有些吻合。 而为了能够更加细腻地呈现出剧中人物的个性特点,导演尚敬决定演员的台词采用方言形式。

  想表现部队那种五湖四海一个大家庭,说能够方言丰富一点,后来他们就东北的,三个演员是东北的,就是东北话,老高是山东的,说山东话,小毛是河南的说河南话,我是北京的。

  然而,由于几位演员都来自北方,缺少南方地区方言。一时间,谁来用南方口音演戏成了个不小的难题。

  后来我说。那其实是自创的一种语言,说广东话不是广东话,说福建话不是福建话,哪都不沾,完了愣感觉像一个沿海地区一个开发城市那种。

  我是东北人,我说东北话,洪哥是北京人,他要说广东话,他等于讲了另外一门语言一样,他的压力相对比我们大得多。

  虽然洪剑涛曾经演过很多小品,也参加过很多影视剧的拍摄,是一名阅历丰富的演员,但这种创新的南方口音,还是给他的表演带来了难度。

  声音,出来全都不一样,你要背词、你要想着去处理,你还要跟对手交流,还要注意调度,还要时刻注意舌头,不能按照你惯有的方式发出声音来,就很难。

  随着拍摄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大部分演员渐渐进入了角色,但扮演帅胡的演员沙益却还是没有找到感觉。

  喜剧不像正剧,它的形式,它的表演,会有略微的夸张,适当的夸张和,就是说,不论语言、表情还是肢体动作,都要有一些跟正剧,不完全一样,所以说,刚开始我有点掌握不好规律和门道,挺痛苦的。

  刚从学校毕业不到一年的年轻演员沙益,对这种情景喜剧的表演风格也是第一次接触,而不单是这些,在他的心里还有一种更大的压力。

  就像一个六条腿的桌子一样,有一条腿是折的或者是短了一截,你就会觉得你压力特别大,所以我中途曾经想放弃。

  事实上,沙益的心态也早已被大家所察觉。由于对创作质量要求完美,导演和其他演员总会耐心地为沙益的表演进行指导。

  2002年7月,《炊事班的故事》完成拍摄,进入后期制作阶段。为扩大作品的影响,他们试图把片子送到中央电视台播出。但由于是小成本制作,而且是情景喜剧样式,《炊事班的故事》能否跟那些耗资巨大的电视剧同台竞技,谁的心里也没有底。

  中央电视台的责编看,说看了以后,明天一早我就向频道汇报,说一定要把这戏争取推到黄金频道,而且在黄金档播。

  2002年12月,十三集系列片《炊事班的故事》在中央电视台电视剧频道黄金时间播出。这部让人耳目一新的军事题材情景喜剧,赢得了广大观众的喜爱。

  播完以后,就像一个,我们看到那个鱼雷在水里面,一点一点,最后浪慢慢越大,出现一个蘑菇云。我真是,我觉得这是一个以小胜大的一个奇迹。

  凭借内容和形式的突破,以及出色的表演,《炊事班的故事》一举夺得了当年中国电视金鹰奖优秀作品奖、全军金星戏剧奖的优秀导演奖和最佳表演奖, 成为情景喜剧的黄金品牌。而“炊事班”里这六个栩栩如生的“炊事兵”也受到了基层官兵的欢迎。

  有的炊事班长甚至跟我说,你就是我们的教材,说你那些手法,什么讽刺激将法,什么鼓励的方法,类似于很多,我们回去一用,百用百灵。

  你这儿太好玩了,你怎么上那个床,一步就上去了,我上下铺,上那个上铺,一脚就上去了,很多人都问我。

  作为创作者,《炊事班的故事》的成功给他们带来了信心和喜悦。而每次到基层部队演出,他们都要看一看炊事班的战友。

  演出完之后,因为炊事班最辛苦的,他不能看节目,因为看节目时候是晚饭时间,他要准备饭,我们演出以后给我们夜宵,或者吃饭,所以每次我们吃完夜宵以后,一定要到炊事班,食堂给战士们演一些节目。

  (《炊事班的故事》第二部《明星》一集片段:明星专门为没看上演出的炊事班战士们演出)

  两年后,这个情节出现在了《炊事班的故事》的拍摄现场。2004年,导演尚敬组织拍摄《炊事班的故事》第二部,六名演员再度联袂出演。

  为进一步拓展炊事班的表现空间,剧情中添加了彩票、DV摄影、电脑配餐等具有生活气息和时代特征的元素。

  与《炊事班的故事》第一部的拍摄相比,六名主要演员的合作此时已经相当默契,表演也愈加成熟。这个临时组建的炊事班集体,几乎与现实生活中军营的炊事班集体一样充满友爱和荣誉。

  编剧有一个好的剧本,导演有好的把握,把这六个人充分调动起来了,最后六个人在观众面前,完全活灵活现的,他看到的是一个快乐的集体。

  这六个人,就像一家人缺一不可,真是这样,就像一个家里,一个家庭这种搭配一样,这六个人,就像兄弟一样,缺谁都会觉得别扭。

  与剧中人物所具有的丰富情感一样,演员的内心始终激情满怀。在拍《炊事班的故事》第二部最后一场戏时,大家的情绪异常激动。

  元旦前的一天,可能是马上过元旦了,大家在拍一场戏,最后一场是抢苹果的戏。

  按通常的习惯,比如说,预备,开始,我们演,大家喊停,哪儿需要加工一下,或者哪个地方需要重新再做一下,那天我们演完了以后,导演一直没喊停。

  抢啊抢啊抢啊,戏都演完了,但是导演没有喊停,大家最后自己停下来了,看着导演,导演停顿了一下,回头看着我们大家说,happy new year,新年快乐。在那一刻我突然觉得我可能会离开这个环境了。

  与其说那一刻演员们的泪水是因为离别而感动,倒不如说是对《炊事班的故事》的依恋和期盼。如今,《炊事班的故事》第三部已经进入了紧张而忙碌的拍摄阶段。有人预测这将是《炊事班的故事》的终结篇,因为素有“黄金搭档”之称的六人组合都面临一个共同的难题。

  年龄上都有压力,有时候确实会有这种,还演战士,因为在部队里,战士不可能年龄像我们一样,人家都是21、22,22、23岁,这几个,好家伙,都快年过半百了。

  岁数太大了,盯不住了,盯不住了不是说你体力上,关键是,就是还像不像一个兵,就从这一点考虑这个问题。

  我觉得我们再一起出来,也许我们是很自信,一看,没有刷漆,都还是挺嫩的,挺绿的。

  无论《炊事班的故事》第三部是否真的会成为终结篇,这个诙谐风趣却又铿锵有力的“军中六人行”,在带给观众欢笑的同时,也终将为他们演艺生涯留下了一道最为亮丽的轨迹。

  这个戏好看,真的是六个人搭起来的,环环扣起来的,心和心都是紧贴在一起的。

  这就像是一个起飞的平台一样,它是最早的家。我觉得就是不管你现在走到一个什么程度了,你追根溯源,你都会回到你的家里来,很亲切。

Power by DedeCms